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金碧坊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984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三人藏尸冰柜案背后:邪教全能神组织洗脑全揭秘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9-10-18 09:28 | 只看?#31859;?#32773;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2019年5月21日晚,深圳?#26032;?#28246;区警方从金景花园小区一间出租房内找?#25581;?#30007;两女3具尸体,?#23478;?#32553;水、变形,被叠放在一个冰柜中。
3人?#32435;?#20221;很快?#33539;ǎ?#37117;是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新庄一组的农民,?#34892;?#20026;钱序德,66岁,两名女性死者分别是他的妻子和堂嫂。
这便是轰动一时的“5人出游3人尸体被藏冰柜”案。
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钱序?#24405;?#20837;?#31169;小?#19996;方闪电”的组织,又名“全能神?#20445;?#26159;国内最著名的邪教组织之一。该教宣扬“末日审?#23567;?#35828;, 声称信的人会“得救?#20445;?#19981;信的人则会遭殃。
2014年6月,中国新闻周刊曾发文“全能神教如何洗脑?#20445;?#25581;露全能神运作和传播模式。
本文采访的全能神教“信徒?#20445;?#20174;最初的抗拒,到深陷其中,历经12年。她最终幡然醒悟并脱离了邪教,但她?#32435;?#21518;?#26434;?#24456;多无法自拔的信众。
这不是“邪教蛊惑人心?#26412;?#33021;轻易概括的故事,而是关乎旧的生活方?#22870;?#25171;破后,如何建立新的公共文化生活;关乎在面对困难与挫折时,如何面对自己的人性弱点和精神困惑;关乎在社会聚变时期,每个个体应如何确立自身的意义,?#32422;?#23547;找生存的价值。



39岁的刘金荣站在马寨镇一家大药房的门前,?#31859;?#19968;台半旧的国产手机打电话。她微胖、敦实,扎着马尾,穿一条?#36947;?#33394;的连衣裙,在被摩托车卷起的?#23601;?#20013;眯着眼睛。街道两旁的人们努力吆喝着麻?#30887;?#21644;冰激凌,四周充斥着高音喇叭的?#26032;?#22768;。
过去十余年间,她由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,在数年半信半疑之后,终于被拉拢进入全能神教会,聚会、祷告、传福音,甚至一度“官”至“教会带领?#34180;?/strong>
刘金荣高中毕业,丈夫是高级电焊工,家里有一栋六层小楼,其中五层租出去变成了宾馆。她受过教育,也并不缺钱。?#20004;瘢?#22905;仍然试图反思自己是怎样一步?#22870;?#25289;入到那个组织严密、纪律?#32454;瘛?#21448;确实给她带来过精神安慰的?#30424;?#20013;去。但想来想去,似乎只?#37034;?#24700;。
“咦,骗人嘞。”刘金荣?#27426;?#29992;浓重的河南话说道。
如今,她成了“神?#19994;?#21467;徒?#34180;?/font>
遇见

她拒绝、嘲讽、不屑一顾;他们亲近、讨好、百般拉拢——“那是第一个打动?#19994;?#20154;?#34180;?/strong>
14年前,刘金荣25岁,刚刚结婚。丈夫和公公祖辈信奉天主,平时没任何仪式,但每年?#23478;?#36807;圣诞节。只有婆婆有些不同,在信奉一些无法?#30331;?#30340;东西。
刘金荣并不感到奇怪。在这个郑州西南角的中原农村,人们总会愿意信相一些神神鬼鬼的人和事。刘金荣婚前,也曾半认真半稀松地信过一个?#23567;?#35265;证主”的组织——刘金荣说不清楚具体教义,只知道是个根据《圣经》变异的地方小型宗教组织;她周围的亲戚中,还有不少人信仰一个叫卞玉?#36820;?#22899;人——一个靠戏法和跳大神为生的当地人。
但刘金荣说,那些都是生活中的调剂,她?#28216;?#24403;真。直?#25509;?#21040;了白丽。
白丽给刘金荣的第一印象并不好。“咦,那长得可不咋地。”多年后,这个性格?#26223;?#30340;女人?#27815;?#22068;对《中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518;,“就是那手指?#25151;?#34180;,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。”
白丽是刘金荣婆婆的“客人?#20445;?#21548;口音,来自外地。她自称随丈夫调动来到郑州,丈夫到郑州来当?#36710;廝拔?#23616;局长。
初次见面那天,刘金荣刚从一个“见证主”的聚会上回家。白丽见了她,自来熟地问:“你干啥去了?”
?#23433;?#21152;聚会。”刘金荣回答。
“太好了,真是神的安排。”白丽兴奋地说,?#25300;?#24819;?#21019;?#31119;音,在家一个月都不敢来,我想你是新?#22791;景。?#32943;定会不愿意啊。”白丽亲热地问,“那你觉得你信得好不好?”
“不好。坑钱的。”刘金荣气?#21510;?#22320;说。她虽?#35805;?#36825;种聚会当做一种消遣,但很厌?#31216;?#20013;的规矩和直白讨要钱财的做法。
白丽在刘金荣家住了一个星期。从第一天开始,她就不停地帮刘金荣洗衣服、收?#25300;?#23376;。干活间隙,或念叨《圣经》里的事情,或突然讲一个故事,?#28909;紜?#35834;亚造方舟?#34180;?#27946;水灭世”之类。
刘金荣听得烦,顶了一句,“你说信神有啥好?我听说,人家打你左脸,你还得把右脸给他。人家要你外衣,你还得把内衣给人家。我可不是这样脾气!”
白丽听了,竟然很高兴。她对刘金荣说,“那是恩典时代的事情。现在,我们进入了国度时代。神这次来,是狮?#26377;?#26684;,很威严。有人打你左脸,你就打他左脸,还要打他右脸。他要你外衣,你不但能要他外衣,还能把他内衣都扒了。要欺负你,没门!”
刘金荣觉得这样的阐释很新鲜。“你们信的这是个啥?”
白丽回答:“全能神。”
这也是刘金荣第一次知道这个名词。
住到第三天,白丽送了她一本书,?#23567;?#32660;羊翻开小书卷?#32602;?#37324;面是些简单易懂的《圣经》故事。没事的时候,刘金荣也翻一翻,“也就?#22791;?#25925;事书看看?#34180;?/font>
一周后,白丽要走了。离开前,留给她一本?#38498;?#30340;书。晚上纳凉时,刘金荣随手翻了一下,就把书扔了。“里面说,神的道成肉身是个女性,这太荒诞了。”多年后,她回忆当时?#21335;?#27861;。但婆婆?#20843;?#35201;信一信?#20445;?#35265;她懒得搭理,还为她把书捡了回来。
刘金荣身体一直不好,婚后就辞去了土地所化验员的工作,跟着在工厂做电气焊工人的丈夫当学徒。每天学徒后回家,有些无?#27169;?#22905;很想找点事做,可找来找去,只看到婆婆领回家里的一群信神的人,把饭吃得精光。刘金荣讨厌这些人。
白丽离开后,又来了一个叫宋伟的女人,说辞和白丽相差无?#31119;?#22522;本是世上一切都是“神”在安排。宋伟见面就管她?#21834;?#22992;?#34180;!?#30475;着?#20219;一?#32769;呢,还?#25300;医恪!?#21016;金荣不搭理她。
宋伟说,“人家来是受神的美意。要不是神的差派,你这么看不起人,谁还来呢?”
刘金荣还是不理。但这些人对她极为客气,看得出是费尽心思讨她好,她也不太好意思生硬地把她们撵走。
很快,刘金荣?#21507;?#20102;。她回娘家安胎,直到儿子出生,才又回来。为了避免和“神家”信众接触,刘金荣每天把自己反锁在屋里,逗儿子玩。但有一天,她忘了锁门,一抬头,有个女人已经站在了屋里。那个女人没说话,直接唱起歌来。
“就是用流行调儿唱神的词儿。具体是啥调子,我给忘了,但是特别好听。”刘金荣对《中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518;,?#25300;业笔本?#24819;,咦,这人长得这么丑,可唱歌这么好听。”
刘金荣有点嘲讽地说,“你们神家人才挺多啊,你长得这样,还唱得挺好。”
?#25300;?#20197;?#25300;?#38899;不全,就因为信了神,神赐了?#33402;?#20040;好的音。”对方见刘金荣有兴趣,很高兴,“以前来的人都给你读书啊读书,现在?#32982;?#36947;,原来你喜欢唱歌。你就是离神太?#35835;耍?#20294;是神还是不愿意抛弃你。这都一年多了,你把神拒之门外,神?#26522;?#20260;心啊。”
几年后,刘金荣终于被拉进了全能神教会,她?#32982;?#36947;,这种策略叫?#25034;住保好?#28165;发展对象的?#26522;瘢?#23545;症出?#23567;?#20182;爱吃肉,就给他买二斤;喜欢打麻将,就陪他打三天,只要他能信神。
但当时,刘金荣只是被歌声吸引了。迄今,她也不知道那个人的名?#37073;?#20294;她一直记得这个人,“那是第一个打动?#19994;?#20154;。”
聚会
读书、抄写、光碟和?#26263;?#20804;姊妹”;“征战撒旦”和实用主义——“真的开始有点相信了?#34180;?/font>
接触全能神一年多以来,刘金荣第一次对这个群体有了一点点兴趣。那个对她唱歌的人便说要带着她去参?#21360;?#32858;会?#34180;?/font>
刘金荣对这种活动并不陌生。?#23548;?#19978;,在她婆婆家经常举办的就是一种“聚会?#34180;?#32858;会上,信徒们会?#33267;?#35835;“经书?#20445;?#20877;一起讨论近期信神的心得和疑问。教会的负责人一般会对负责接待聚会的家庭先做一番考查,住所须较为宽敞,且家人不能反对,而且要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,能为信众提供?#38498;扔枚取?/font>
刘金荣被唱歌的女人说服,一起去参加聚会。出门前,一直对她冷淡的婆婆主动提出帮她照看孩子,她因此十分开心。
但刘金荣没有真的被带往聚会地点,而是在马路上遛弯。一路上,唱歌的女人反复对她讲,?#25300;?#20204;都是神的儿女,能来到神的面前,可不容易,以后要常去聚会。?#26412;?#36825;样一直聊了两个小时。
分手时,对方给了刘金荣一份“问题答案?#20445;?#24182;说,“你写字这么好,能不能把问题答案帮着大?#39029;?#25220;?”刘金荣高中毕业,在当地算是学历不低。
“问题答案”的内容,是对全能神教义?#30007;?#35762;,以通俗易懂的问答?#38382;?#21576;现。?#28909;紓?#25552;问:全能神?#28909;?#26159;耶稣?#33041;?#26469;,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?#30475;?#22797;:全能神就是耶稣?#33041;?#26469;,这是千真万?#36820;?#20107;实!……类似的问题被印刷为一本书,共100问,512页,免费发放给教徒。
刘金荣拿到的只有十几页纸。唱歌女人要求她用复写纸抄一式三份。多年之后,刘金荣反思说,如果当时只要她抄一份,她可能会胡乱应付,但是用复写纸抄三份,下?#26102;?#39035;十分用力,才可能三份?#35760;?#26224;,无形中使她减慢了抄写的速度,也在?#24065;?#35782;里开始阅读理解纸上的内容。
从被动地听故事,到读书、听歌,到主动抄写,刘金荣毫无意识地一步步进入了“神”的领地。
几天后,一个二十出头、名?#34892;?#21452;的女孩来到她家,收她抄写的文书,还给她带来了一张光碟,讲的是耶稣?#27426;?#19978;十字架的故事,外国片子,中文配音。等到她深入全能神教会以后才发?#37073;?#36825;样的光?#28120;?#20449;徒中散布很广,由于对光碟的大量需求,甚至有些卖影碟的小?#22346;?#20570;起了这类生意,大量复制,卖给信徒,每张一元。
不过那时,刘金荣还是第一次接触。她好奇地看了。里面的配音很像那种拿腔作调的?#21448;?#35793;制片。她一边看,小双一边在一旁为她?#27493;猓?#22320;上的人盼着神来,神造天造?#21350;?#19975;物,但神来了,地上的官民不容他,还把他钉在十字架上。”
刘金荣回了一句,“那都是骗人的嘞。”
小双没有反驳她,反而开始和刘金荣拉?#39029;!?#20854;实,按照“神家”的规矩,传福音时不?#24066;?#25289;?#39029;#?#21482;能说“神话书”里的内容。但年轻的小双似乎没那么教条,她告诉刘金荣:她一家四口都信神,她原本在工厂上班时处了个对象,快要结婚了,最终被妈妈搅黄了,现在跟着家里人到处传福音。刘金荣听着,觉得小双有点?#38378;?/font>
几天后,另外一个女孩又来找刘金荣,一见面,就“数落”她,“听说就你问题多。人家一群人都信了,你咋那多问题?”她说要带刘金荣去见一个人,“上面派了一个信神信得可好的人来,你有啥问题你问她。”
刘金荣闲着没事,便想看看这个“信得可好”的人是否有更高的能?#20572;?#23601;跟着去了。聚会地点就在不远的隔壁村,到了门口,一个人热情地招呼,“来了姊妹。”刘金荣虽然一直对全能神的教义充满鄙?#27169;?#21364;很喜欢这个教里信?#25581;?#24459;互称?#26263;?#20804;姊妹?#20445;?#35273;得“可亲?#34180;?/font>
当时,屋里已经坐着两位老人,传教的妇女正在?#27493;狻?#31070;借用人?#20174;?#25746;旦征战?#34180;?#21016;金荣坐在一边听了两句,嘲讽的毛病就犯了,接了一句,“咦,那撒旦多厉害,神都斗不过,人还?#36820;?#36807;嘞?”
传教的女人大概没有思想准备,一时接不上话,便黑着脸出去了。很快,带?#36820;?#22993;娘把刘金荣叫了出去,“你总提古怪的问题,你自己不信还影响人家两个老人信。”
刘金荣被轰走了。
之后一?#38382;?#38388;,再没人来找她传福音,但家中仍然有大批“神家”的人出出进进。婆婆每天要么是在家做饭给“神家”的人吃,要么是在?#39029;?#36807;饭就出去“聚会?#20445;?#23545;儿媳和孙子几乎不闻不问。
刘金荣开始心生不满。在当地农村,?#22791;?#29983;了儿子,婆婆会?#35759;?#23219;捧得很高,对孙子也百般?#33108;ぃ?#20294;刘金荣在婆家却全无此待遇。她丈夫虽然是厂里电气焊的一把好手,得了?#21028;?#24037;人?#20445;?#20294;?#40092;的?#35767;,?#35805;?#35828;话,最大的爱好就是钓鱼,?#26434;?#23478;中往来的人们从?#27426;?#22068;过问,也不关心婆媳之间的别扭事儿。刘金荣开始觉得生活苦闷,又无处诉说。
几个月后,又一个?#29256;?#22969;”找到了刘金荣。
那个女人对她说,“听其他弟兄姊妹讲,你唱歌也好,写字也好,可为啥这么伤神的心呢?今天神又提示我,?#26790;?#26469;到你身边,你还是得来到神面前。”
刘金荣顶了回去,?#25300;?#19981;信,你看我婆子信神那样,也不管看孩儿。”
来者看出了刘金荣的烦恼,对她说,“你婆子不好,就是因为你离神太远。你得让神去改变她。你要是离神近了,神?#30431;?#32473;咱看孩儿,她不得让干啥干啥。”
刘金荣联想到,她第一次被人带出去准备参加聚会时,婆婆确实主动提出过帮她带孩子——或许这真是神的作用?刘金荣第一次觉得,信神可能真会对她产生些?#23548;?#30340;作用。
这个女人看出了她的心思,之后一周都住在她家,反复向她宣讲“神有大能?#20445;?#20174;超越?#36164;?#30340;“神将灭世?#20445;?#21040;最实用主义的“信神可以调节她和婆婆的矛盾?#20445;?#21016;金荣也终于明白了,究竟“全能神”都有什么能耐。
那是2004年年?#20303;?#19981;久,印度洋海啸爆发,洪水滔天,房屋垮塌,尸体四处漂浮。在刘金荣与一系?#23567;?#31070;家”人士接触的过程中,这次自然灾难被宣讲为“世界末日即将到来”的征兆;“神的工作?#34180;?#21484;唤更多信徒来到神面前——即将结束;一旦神不再工作,便是世界末日之时,届时将只有三分之一人类能够存活,只有信神,才能获得生存下来的资格。
灾难景象被?#22363;?#20809;?#28120;?#20449;徒中广泛传播。刘金荣也被带去看了很多这样的光盘。“看?#26522;?#20102;,确实觉得世界末日可能真的会来,要不咋有这?#21019;蟮脑?#38590;?”
?#26434;?#28798;难的恐惧、现实生活中的婆媳矛盾、?#32422;岸杂?#21018;满三岁的儿子的担心,在这个29岁的已婚家庭妇女内心形成了某?#21046;?#24322;的化学?#20174;Γ?#20174;前听过、抄写过的“诺亚方舟?#34180;叭?#26086;耶稣”等故事突然从她内心深处浮了上来,她开始有种感觉,在现实世界中,没?#37034;?#20840;?#26657;?#26377;点无依无傍。
“那是2004年年底,真的开始有点相信了。”她说。

?#20302;?/strong>

带新人、带小排、教会带领……升职与?#24449;懟?#36825;么多人的生命,你说丢就丢了?”
他们?#30431;?#24102;新人?#34180;?/strong>
“带新人”是个?#25300;瘛?#22312;全能神?#21335;低?#20013;,?#25300;?#30001;低到高分为带新人、带小排、教会带领、小区带领、区办?#30053;币约?#29287;区主管——神把人看作羔羊,羔羊生活的地方就是“牧区?#34180;?#22312;“带领”这个?#25300;?#19979;,还分为副带领、生活执事、福音执事、福音专?#26263;?#26356;具体?#21335;?#20998;?#25300;瘛?#22810;年之后,刘金荣?#32982;?#36947;,小区带领以上的?#25300;瘢?#27599;月有30元补贴。
刘金荣听人提起过全能神教的创办人赵维山和女基督。但在基层聚会中,很少有人提?#20843;?#20204;。他们唯一的信奉,只有“神?#34180;?#19968;个“有大能?#34180;?#33021;兴起?#21482;觥?#33021;保佑人类的存在。
教会内部层级明晰,纪律严明,教徒通常只能和?#26263;?#20804;姊妹”见面,最多和自己的上一级沟通。在刘金荣信“全能神”的十余年间,她接触过最高层级的人员是区办?#30053;保?#20004;次?#34180;?#24403;时,区办?#30053;?#26469;这里“?#30828;臁备?#32858;会点,教会决定征用刘金荣的电摩托车,?#38378;?#37329;荣当司机,陪同区办?#30053;笔硬臁?/font>
因此,刘金荣刚刚表示出“有点儿相信”的倾向,就立即被委派了“带新人”的?#25300;唬?#22312;教会内?#31185;?#23454;有些罕见。
后来她?#32982;?#36947;,有一?#38382;?#38388;,“神家”的?#26263;?#20804;姊妹”把她称为“鸡肋?#20445;?#22905;高中毕业,能写、会算、唱得好,在当地算难得的人才;但多次拉拢她而不得,反而被她冷嘲热讽,可又舍不得放弃。因此,在她刚表示出些兴趣后,立即?#30431;?#21435;“带新人?#20445;?#20063;是促进她快速融入组织的手段之一。
刘金荣此时?#24418;赐?#20840;相信所谓的“神话?#34180;?#29978;至,她也一?#28982;?#30097;过全能神教?#30007;?#36136;。“当时?#25945;?#19978;还不时批一批法轮功,我也想过全能神会不会也是个邪教。但也就那么一想。”她说。不过,在长时间、高密度?#33041;?#38590;宣讲影响下,刘金荣无法做到完全自信了,内心里也产生了一?#38752;?#24807;:“心里总是犯嘀咕,万一是真的呢,万一灾难来了,真可保护我呢。”
于是,她还是去了。开始带新人。开始定期参加聚会。她成了“?#20302;场?#20013;的一环。
所谓“带新人?#20445;?#23601;是带上神话书籍,到那些可能信神的人家,给他们读书,解释故事,宣读来到“神”面前的种种益处。
刘金荣读书的对象多是不识字的老人,?#32422;拔奘驴?#20570;的留守妇女。?#26696;?#22899;能占到98%。”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?#39277;?#31639;。他们很少主动发展?#34892;裕?#22240;为?#34892;?#34987;认为应主要承担挣钱养?#19994;?#20041;务,参加?#27515;唷?#32858;会”会被人笑话,也会影响组织形象。
教会极为重视组织形象。因此,对传教对象和传教内容都有明?#36820;?#35201;求:不能传教给智?#31232;?#38271;得丑陋、身患绝症的人。《中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471;的一份2012年11月15日下发的《三号工作安排?#20998;校?#23601;有?#27515;?#26126;确要求:决不能给仇恨真理的无神论魔鬼,邪教的魔头、恶人、邪灵传福音。
为维护教会形象,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须十分注意穿着打扮,要大方得体,女性最好略施淡妆;对刘金荣这类有些文化的信徒,教会鼓励他们写“见证文章”(类似信教的心得体会),由?#21916;?#26377;选择地发表在内部书刊上。
刘金荣开始每天带着《羔羊翻开小书卷?#32602;?#36208;家串户去读故事。这是全能神教里的一个初级读本,里面是些简单的故事,就像几年前,那些?#29256;?#22969;?#22791;?#22905;读的那样。
她也开始去?#26263;?#20804;姊妹”家聚会。每周两次,不是一、三,就是二、?#27169;?#26102;间一般定在下午。因为周末时会有别的家人在,不方便。这也是教会的规定。
刘金荣很快证明了自己这个“鸡肋”的才能。两个月后,她被晋升为“教会带领?#20445;?#25163;下管着十来个人,负责组织监督信徒们聚会、读书。“升?#21834;?#21518;,她的教会生活又增加了跟上?#23545;?#23398;习,?#28909;?#36319;着“小区带领”学唱歌跳舞,?#32422;?#22914;何更好地传福音,一去就是一整天。
刘金荣性格开朗,聪明,读的书多,生性带?#31169;景?#27668;,不愿意服从约束,从一开始,就与纪律严明的教会生活格格不入。
?#28909;紓?#25945;会要求,出去传福音之前要在神面前“立心?#23613;保?#20854;实就是发毒?#27169;?#20170;天如果传不成,自己就会咋样咋样。”刘金荣很反?#26657;?#20174;来没做过?#27426;?#26399;参加聚会,聚会时还不能聊?#39029;#?#21482;能聊神话书中的故事,她也很快?#33073;?#28902;了;一去一整天?#21335;?#19978;级学习,她只去了一天,就不想再去了,?#25300;?#32842;又耽误时间?#34180;?/font>
她开始想重归正常人的生活,去上班。
结婚之后,刘金荣就没再正经工作过。跟着丈夫学了?#25945;?#30005;气?#31119;?#27809;有坚持下去;去过饺子厂,不愿上夜班又辞了;?#32423;揭?#38498;做做护工。当时,她丈夫月薪达四五千元,虽不是大富大贵,也能衣食无忧。
刘金荣所在的镇子?#26032;?#23528;,垂挂在郑州市西南角,辖区总面积30.4平方公里,辖13个行政村。镇子虽小,但由于靠近郑州?#26657;?#22478;镇化的脚步很早就到达了这里。2007年,刘金荣居住的杨寨村撤村建社区。
不少村民从拆迁中获得了积蓄,镇上招商引资,新建的“重点产业聚集区”有很多工厂,只要愿意,找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不是难事。
但除此之外,镇上鲜有像样的公共文化生活。整个城镇,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临街房屋全部被?#33041;?#25104;商店或饭馆儿,在高音喇叭的衬托下,卖着廉价衣物、小?#31216;坊?#28905;面。烈日下,男人们站在路边,把T恤卷到胸口,用粗?#36710;?#25163;指拍打着肥硕的肚子,姑娘们穿着翠绿、粉红或者橘黄色的衣裙,踏过布满?#23548;?#21644;?#30192;?#30340;街道,满街的“蹦蹦车”上,贴满了男科和妇科医院的广告。
这里没有书店、电影院或者茶馆咖?#35033;蕁?#19968;年多前,才开始有人组织以爬山、旅游为主的“快乐户外”活动。即使神勇无敌的广场舞,也只在两年前才刚刚抵达这里。
?#25300;?#22238;想一遍,如果我有一份正经工作一直做下去,绝对不会去信这个。”多年后,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结,“绝大多数信这个?#27169;?#37117;是这个情况:本地人,有饭吃,不愿意吃苦挣钱,闲着没事。”
但在教会里浸淫了一?#38382;?#38388;,对灾难的恐惧渐渐消退后,刘金荣再次厌倦了。一次聚会时,她当众宣?#36857;?#22905;通过招工进了一家工厂,她要去做口?#37073;?#19981;再来了。
“你是教会带领,那么多人的生命,你说丢就丢了?”上级问她,“你要是不信了,撒旦就把人的命都?#21485;?#20102;,你对得起谁?”
?#25300;?#23601;对得起我自己。”刘金荣生硬地回答。
但组织没有放弃她。上班后,每天都有?#29256;?#22969;”在工厂门口?#20154;?#26377;一次,还带她去见了一个?#34892;?#31461;的大学生,说是“上面派来的?#20445;?#20026;她答?#23665;?#24785;,刘金荣把人家问得哑口无言后,得意地离开了。
如果一?#20852;?#21033;,刘金荣本可?#38498;?#20840;能神教会就此分道扬镳。但几天之后,工厂以偷东西为?#23665;?#22905;开除了。她不承认自己有过盗窃行为,?#20843;?#20599;一次性口罩呢?就是给我婆子拿了点东西绑豆角架。”她甚至认为,那可能是婆婆与人合谋为将她拉回神身边而使用的伎俩。
在“神家”弟兄姊妹的努力下,刘金荣再次回到了“神面前?#34180;?#20294;因为之前的行为,她被降职了,贬为“带新人?#34180;?/font>
一次,刘金荣去别人家里传福音,为了使人信服,她在严寒?#37034;?#20154;家做牛食、?#21476;!?#20919;风刺骨,她突然感到十分委屈。
?#25300;?#34429;然在农村长大,但?#26377;?#23601;没干过这些粗活,现在为了传福音,要帮陌生人?#21476;#?#21463;苦受累没人管,耽误吃饭也没人管……”她回忆说,那一刻,与婆婆之间的矛盾,丈夫对她苦闷的不解,日常生活的百无聊?#25285;?#19968;下子全都涌了出来,感觉人生前景黯淡无光。
后来,刘金荣才发?#37073;?strong>周围的?#26263;?#20804;姊妹?#34180;?#26368;年长的70多岁,最年轻的还在上高中——大多都正处于各自的困?#22330;?/strong>人?#20351;?#31995;不?#22330;?#36523;体状况不好,或者生活中遭遇依靠自己难以克服的逆?#22330;?#20182;们大多无法从苦闷中自拔,将对神的归?#21576;游?#19968;种解决方案和安慰剂。神告诉他们,“现在受一点委屈,将来咱站在万人之上,你就知道多荣耀?#34180;?/font>
而一旦信神,他们便?#32842;?#20110;精神安慰之中,远离世俗,现实中的问题更无法解决。他们变得?#32922;?#19988;古怪,世人指点议论,他们感到孤立无援,只有教会的弟兄姊妹才面容亲?#26657;?#20114;相理解,于是便更深地?#35272;?#31070;明的扶助。在刘金荣的估算中,她接触过的全能神信徒“能有千八百人?#34180;?/font>
大概是为了挽救刘金荣,她回归不久,上级给了她一本书,名?#23567;?#35805;在肉身显现》。这本书是全能神最重要的?#21335;祝?2开,1506页,?#20302;?#38416;述了全能神的全部思想。“有啥问题想不开,神在这里都能告诉你。一星期后,我来拿书。”上级对她说,最后还加了一句,“按说,你以前的表现都不该给你这本书。”
这些书籍通常要求信徒用锡纸包裹。教会告诉他们,蛇(教会内部指“警察”的暗语)会用仪器测出这些神话书籍,但用锡纸包裹后,仪器便失去了作用。刘金荣后来把这些书放在了一个膨化?#31216;?#21253;装袋中,包装袋外表印着一头卖萌的小牛。
?#23548;?#19978;,借阅这本书本身就意味着?#26434;?#20449;徒的信任。只有资深的虔?#38386;?#24466;才有希望见到这部?#21335;住?#36825;是一种待遇。神家用这种方式暗示刘金荣,她再一次被信任了。一周后,上级问她,“看了吗?”
“看了,没找到想要的。”她回。
“你得向神祷告。”

图/中国新闻图片网 作者:赵国品



祷告

下跪、祈祷与灵名,在世俗中消失,在神界中重生——末世要来了。
这是全能神教中为数?#27426;?#30340;仪式。
全能神教没有食物忌口,没有入教礼,没有固定教堂。但已经担当过“教会带领”的刘金荣竟然还未曾知道祷告的事。
“咋祷告?”刘金荣问。
“人不配见神。祷告时你得闭上眼。”对方说,“虔诚地跪在地上,要是嫌太硬,跪在床上也行,神也不要求你。只要你的心面向神灵,对神说,‘开启?#37326;桑梦?#30475;见你的奥秘吧。’”
刘金荣在一旁看着,笑得不行。
“神在那看着呢。你不?#30053;獬头?#21527;?”她被训斥了。
“就那瞬间,我突然有点害怕。本来咱就有点迷信嘛,什么神啊鬼啊?#27169;?#22905;一说,我就老实了。”刘金荣对《中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518;。但她还是不会做。对方说,“那你就答‘阿门’。”
祷告了?#22797;?#20043;后,刘金荣才真的不笑了。
全能神的祷告和传福音拥有一套自己的语言模式。?#28909;紓?#20182;们将读经书称为“?#38498;?#31070;话?#20445;言?#19968;起讨论叫做“交通真理?#20445;?#23558;“效果”说成“果效?#20445;?#23558;诅咒称为“咒诅?#34180;?#36825;种方式利用词汇倒置和通?#34892;?#36766;,将语言打造出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间离效果,既可以产生宗教感又不至于令中国本土受众无法理解。?#26434;?#29983;活在县城和农村的信众来说,既抽离又?#39029;#?#26377;着奇妙的吸引力。
祷告结束,上级批评刘金荣,“你都信了这么长时间了,连祷告都不会。祷告是神与人的另一种相通。你跟神说说心里话。你不能再背叛神了。”对方还告诉她,“只有祷告了,神才会记得你,祝福你,灾难来了,神才会知道你是谁。所?#38405;?#36824;得起个灵名。”
刘金荣听过周围信徒们的灵名。为了显示诚意,大家一度起的都是“忠心?#34180;白?#38543;”之类的名字。后来,教会要求信徒把灵名改得更世俗一些,于是很多人都改成了“刘×?#20445;?#21462;灭世时?#20658;簟?#19979;的意思。但到?#33258;?#26679;起名,也没有固定的规范。
两三天后,刘金荣在街上偶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?#23244;?#20043;类的名字。这个热爱唱歌的女人在头脑中突然?#26009;?#20986;“梦雨”这两个字。这更像十年前女孩们喜爱的QQ名,刘金荣决定以此作为灵名。
再去聚会时,她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大家。从此之后,世俗的刘金荣消失了,神?#19994;?#26790;雨出现了。
学会?#35828;?#21578;又有了灵名的梦雨不再拒绝传福音和参加聚会。但她凭借自己的资深地位和文艺才能,保持着一种?#26434;?#25955;漫的参与态度,想去就去,懒得去就躲一躲,中途又找过?#22797;?#24037;作,弟兄姊妹们没人说她什么。
很快就到了2005年,刘金荣30岁。
那年年底,她在一家?#20154;?#22120;配件厂当工人。但在大多数?#29256;?#22969;”看来,在灭世即将到来时,还浪费时间去工作,属于?#21485;?#26086;的搅扰?#20445;?#22905;需要被拯救。她们频繁地来找她,刘金荣?#36130;?#32321;地陷在聚会、纠缠的?#29256;?#22969;”和流水线工作之间。“心就静不下来。”她回忆。
那一天去上班前,几个姊妹来拉她一起去聚会。她推脱着,还是去上了班。但开车床时,没有集中注意力,?#29677;病?#22320;一下,她右手的食指被车床冲掉了。
工友们关?#24418;?#36807;来,但刘金荣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:下午一定要去参加聚会。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,她满脑子都是曾经听到的不信神的报应故事。?#25300;?#21523;得啊。?#19994;?#26102;想,可能真的是神在管教我,在拦阻我。”
住院后,她一反常态,每天祷告,不停地给周围每个人传福音,晚?#21916;?#30561;觉,领着同病房的人唱歌。很快就过年了。病情轻的都出院回家,整栋楼里只剩下刘金荣和另外两个病房的两个病人。她就大声唱,好让另外两个人也能听到。
不久,?#23633;?#22986;妹梦雨回归聚会。她不再嘲讽?#26263;?#20804;姊妹?#20445;?#34429;然,有时仍然会有些疑惑,但都存在心里,不再像以前那样脱口而出;所有过去她不屑一?#35828;?#35268;矩,现在她都认真去履行。曾经叛逆?#26223;?#30340;刘金荣,终于成了虔诚而忠实的信徒梦雨。
时间一点点过去,梦雨活跃在一个个聚会和传福音活动中。2008年,发生在中国的大事?#27426;稀?#20808;是拉萨发生暴力?#24405;?#20043;后是汶川大地震,紧接着又遭遇?#30053;?#22307;火被?#34013;帷?#25945;会内?#38752;?#22987;把这些零散的事实串联起来,?#26434;?#35777;“神即将灭世”?#33041;づ小?#20182;们声称?#26412;┌略?#32943;定无法召开,中国要大乱。当然,这都没成事实。不过这并不重要,因为全能神所言的真正灭世是在2012年12月21日。信徒们都在为那一天做着准备。
堕入

“尽本分?#34180;?#21046;度、封闭空间与极度恐惧——?#37096;?#19982;清醒,?#25300;?#24680;邪教。”刘金荣说。
刘金荣的堕入是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的。
在那之前,她虽然对全能神教会愈发亲近,但仍没有失去世俗的欲望。她保持着一个中国农村妇女的终极梦想——盖房。
刘金荣是个节俭的人,近乎吝?#27169;?#36825;一切都是为了盖房。他们已经没有土地可耕?#37073;?#25317;有一栋住房不但在村里有面子,更能带来实惠的房租收入。刘金荣丈夫在工厂里的上司是她的姨夫,听说她家要盖房,还特意派了她丈夫?#22797;?#20986;差去香港,这样可?#38405;?#21040;?#32454;?#30340;补贴。这既是对家人的?#23637;耍?#20063;是对这个每年都评为模范?#33041;?#24037;的奖励。
积蓄加上借贷,2010年时,房子终于建了起来。
其间,她的弟兄姊妹们常常登门拜访,告诉她,“神马上要结束工作了,灾难来了,要房子有什么用?”
但?#30431;?#28902;恼的是另外的事情——尽本分。这是神?#19994;?#21478;一个暗语,意思是交钱财。全能神内部?#26434;?#38065;财的收敛并不是强制性?#27169;?#33267;少在刘金荣十几年的经验中是如此。他们更善于通过一种感化的方式,让信众自觉交钱。
“人家?#20449;?#33151;?#27169;?#26377;搞接待?#27169;?#20320;总得占一样么。”刘金荣对《中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518;,?#25300;?#26377;时候?#24466;?#20010;三十、五十的。”
尽本分,教会内部也有着?#32454;?#30340;规定:必须有三人同时在场见证,交钱者还需自己书写一份声明,表?#23613;?#23613;本分?#31508;?#33258;愿。钱和声明一同层层向上递交。囿于制度设计和教会内?#22353;?#36896;的恐惧?#26657;?#24213;层信?#25581;话?#19981;敢?#25300;邸?#20294;?#32423;?#20063;能听到传闻。“有一次听说别的地?#25581;?#20010;小区带领卷了几十万跑了,教会让大家一起祷告咒诅他。”刘金荣说。但她也说,那是她听到的唯一一次。
普通本分之外,还有一种“特殊本分?#34180;?#36127;责保管大量的教义书籍资料,?#32422;?#25509;待教会高层管理者住宿。这通常由极其资深且信得过的教徒担当。由于这项工作的重要性,一个信徒承担这项工作后,身份就被隐藏,很少再参加聚会。刘金荣说,她的婆婆如今就在尽这种特殊本分。
全能神教会还有?#32454;?#30340;“转会”制度。一个信众若想从一个“牧区”转往另一个“牧区?#20445;中?#26497;为繁琐——其信徒身份由“路条”证明,但路条并不由“转会者”自身携带,而是由转出“牧区”?#32435;喜?#31649;理者,通过一个特殊的通道,转交给转入“牧区”?#32435;喜?#31649;理者。
保密要求非常?#32454;瘢?#26159;全能神教会最重要的特点之一。?#28909;紓?#20013;国新闻周刊?#22346;?#24471;的一份教会《工作安排》这样写道:“要?#20048;?#24635;打电话、说话没?#33108;?#35753;人抓住把柄,被跟踪追捕。”教徒入会一?#38382;?#38388;后,就会被告知:一旦被抓,不要牵连弟兄姊妹;如果要告密,就想想犹大;如果被释放,必须?#37034;?#24180;的隔离期,这?#38382;?#38388;内禁止去往任何弟兄姊妹家,在路上和弟兄姊妹相遇,也不能打招呼。
刘金荣没遇到那些极?#35828;?#24773;况,她在弟兄姊妹的?#21543;?#25200;”中坚?#36136;?#30528;自家房子的工地。
房子终于盖好了。六层小楼,其中五层租出去开了家宾馆,家里每年有三万元房租收入。还账也不着?#20445;?#21016;金荣松了口气。姊妹来的?#38382;?#26356;多了。刘金荣想了又想,拿出两千块钱,像样地尽了一次本分。
没有了迫近的生活目标,刘金荣更频繁地参与聚会。到2011年时,教会内部生活也明显在向所谓的世界末?#25307;?#35762;倾?#34180;?/font>
2008年汶川地震后的视频资料成为主要内容,与普通新闻报道不同,信徒们看到的大多是灾难?#26131;吹南?#33410;特写,?#28909;?#20174;垮塌的房屋下挖出的半截尸体。信徒们被要求密集地观看这些影像,同时被灌输“这就是末日来临的前兆和将最终大面积降临的景象?#34180;?#19981;想变成这样?那就虔诚地信神吧。
刘金荣说,全能神教会?#26434;?#20449;徒有要求,凡信神者,不能读神话书以外的任?#38382;?#31821;,不许看电视剧,只能看灾难类新闻。大量、高频、残?#30192;脑?#38590;视?#23548;?#38182;,给信徒们的感官带来极大刺激。许多人陷入不想看、不敢看、又不能不看、不敢不看的?#36710;?#37324;。
全能神教的另一个重要规矩是?#33322;?#27490;信徒为红?#36164;?#38543;礼。“人们都是弟兄姊妹,不分长幼尊卑,人不配?#34892;?#20154;,人只能?#34892;?#31070;。”教义中这样说。教义还教给信?#25581;?#20123;如何拒绝参与红?#36164;?#30340;说法。
?#27426;?#32418;白喜事是农村地区人?#24335;?#24448;的主要途径和场合,这项禁令几乎隔绝了信?#25509;?#26222;通人交往的机会。无论是精神世界,还是现实生活,他们都被牢牢困在教会与教徒范围内,既无法得知外面的信息,也无法与教会外的普通人交流,?#26522;?#20037;之,这些信?#25581;?#34987;?#28216;?#31070;经病”而被社会所疏远。
高密度的观看灾难视频后,刘金荣开始频繁做噩梦。“每天都能梦见我吐血死了啊。”她回忆。即便回想,她依然能感受到那种无助。她说一度想让丈夫打自?#28023;?#22240;为这样,她就能有个正当借口不再去参加聚会,不用再看那些视频了。她也的确提过这样的要求。信奉天主教、老实本分的丈夫当然没有答应。
?#27426;?#30495;正使刘金荣陷入?#37096;?#30340;却是她丈夫。2011年底,刘金荣的丈夫帮邻居处理?#36164;隆7排?#26102;不小心,一只眼睛被炸伤了。之前一度想逃避聚会的刘金荣蒙了。她隐约感到,丈夫受伤或许是和自己曾经的那些想法有关,或许就因为自己不?#25110;?#35802;,或许是自己没尽够本分……
刘金荣每天下意识地祷告,并许?#31119;?#21482;要丈夫不失明,她愿意尽三千元的本分。
丈夫没有失明,但留下了经常疼痛的后?#32982;ⅰ?#19981;过刘金荣还是还了愿。
此时,还发生了另一件重要的事:在经历了突如其来?#33041;?#38590;和无法医除的眼疾痛苦后,刘金荣的丈夫也开始接受“神的召唤?#20445;?#20174;一名天主教徒转为了全能神信徒。
那段日子,夫妻二人同为神?#19994;?#20804;姊妹,刘金荣感到十分安心。“末日来临时,我们全家都会被神保?#21360;薄?#19968;度,她甚至开始喜欢参加聚会了。她在聚会中感到了一种温暖的家庭?#26657;?#27809;有无聊的?#39029;?#37324;短,没有烦心的琐事,没有冷漠的丈夫、恶毒的婆婆、是非的妯娌和难缠的孩子,姊妹们带来玉米和葡萄无偿与大家分享,大家一起畅聊如何学习和见证神明。?#32423;?#26377;人提起生活中与他人的矛盾,“神家”人也?#35805;?#24324;是非,而是?#30431;?#21435;读经书,自我反省。这些平日里被琐事所困的主妇们,在聚会的短暂时光里,在祷告和?#24515;?#20013;,得以暂时脱离庸常。某种程度上,她们为自己构建了一个对抗残酷现实的小?#25300;諭邪睢薄?/font>
刘金荣也开始为2012年末?#38647;?#20934;备。她在家中放了一根很?#20540;纳?#23376;,又买来救生圈和游泳衣,认真地对?#38386;?#23398;的儿子说,“如果地震或者发洪水了,你就顺着绳子?#36758;?#36305;。我没事,神不会不管我。”儿子只顾着打游戏,根本没理这个神神道道的妈妈。
教会也开始做最后的工作安排,要求所有信徒对福音要“包片传、包街传、包村传?#34180;?#21016;金荣遵从指令,每天早上出门,就下意识地祷告,“神有大能,神来开启?#37326;桑?#35753;好人都来到你身边。”她还?#31859;旁?#38590;视频的光碟,对自家房子的租户、隔壁卖电脑?#32435;?#23478;?#32422;?#34903;?#19979;?#24202;罩的小贩传福音。
她一直吝?#27169;?#20294;为了让小贩信神,她花了740块钱买了一套被?#37073;?#21448;花了400多订做了一套沙发罩。可买完东西之后,小贩就再不理她了。
最恐惧的时刻终于到来了。
2012年12月20日晚上,为了躲避神灭世带来?#33041;?#38590;,刘金荣和其他几个姊?#38376;?#21040;镇上一所学校的操场上坐着等待。他们热闹地议论着:明天太阳就不再升起了,我们将是幸存的三分之一人类,到?#22791;?#24590;样面对那个新世界?有人?#36130;?#25151;屋坍塌时应该如何应对;有人提起了外星人和金字塔;也有人说,“今黑儿咱就坐在操场上,明天要塌就塌下来,不塌就去毬的。”
但深冬的黑夜,太冷了。很多人扛不住,?#21483;?#25955;了一些。刘金荣也回家了。她想,反正她是信神?#27169;?#22312;家里也能够得到保?#21360;?#34429;然如此,还是有些莫名的担忧。她就在?#30007;?#19982;担忧中、半睡半醒、辗转反侧地?#35033;?#20102;这最为期待又最为恐惧的一夜。
第二天早上,她睁开眼,惊奇地发?#37073;?#22826;阳正好好地挂在天上。
我被骗了!那一瞬间,刘金荣满脑子只有这一个念头。
她突然回想起,自己曾对那套理论百般不屑,对那些信徒?#21069;?#33324;嘲讽,但她最终还是一步?#22870;?#35825;进了这个神秘的组织,不只信仰,还常祷告;不只祷告,还“尽本分?#20445;?#19981;只“尽本分?#20445;?#36824;传福音;不只传福音,还为了传福音投人所好。
?#25300;?#20197;前可心疼钱。”刘金荣说,?#25300;衣?#21861;东西都得给它杀到连本儿都掉,我竟然为了传福音买了那么贵的床罩。”陡然清醒后,她有些无法接受那样的自己。
她决心不再相信那个“全能神?#20445;?#22905;再没去参加过聚会,没和曾经的?#26263;?#20804;姊妹”打过招呼,甚至把自己的QQ名改为“恨邪教?#34180;?#25353;照神?#19994;?#36923;辑,这是对神最恶毒的攻击。
但是,她发现有一件事她却无法挽回了——此时,她的丈夫?#20154;?#26356;深地陷入全能神信仰中。这个曾经的?#21028;?#21592;工,变得消极怠工,一周三次请假去参加聚会,工资已经被降到每月一千多元。
刘金荣反复向丈夫解释全能神的骗局。“你看,所谓的世界末日根本没有。”
“神还没有灭世,是因为神在给人‘试炼的时间’,等待更多的人来到神的面前。”丈夫回敬她。
她阻挠丈夫去参加聚会,在马路上拦住他,当众指着丈夫大喊:“这人是个邪教徒!”
丈夫再参加聚会便背着她?#20302;?#21435;。
?#20843;?#20204;的那种逻辑,咱说都说不通。”刘金荣知道,以丈夫内向木讷?#30007;?#26684;,一旦被拉拢进入教会内部,注定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逃脱出来。他和曾经的梦雨一样,认为自己的眼伤就是因为曾经把神拒之门外,认为通过教会通过神,他找到了一个温暖安全的美丽新世界。
刘金荣无法劝回丈夫,不只如此,她已被丈夫?#28216;?#21467;徒”和?#21485;?#26086;?#34180;?#22914;今,他们夫妻二人虽共处一楼,却分居两个房间,互不交流,形同陌路,人神两隔。
(应受访者要求,刘金荣为化名。 作者:杨时旸 ?#36842;?#29983;卫雨晴、陈思汝对本文亦有?#27605;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: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:1065856699

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? jinbif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.04

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?#36842;瘢?#36829;者依法必究

举报投诉|手机版| 金碧坊用户须知     

不良信息报警    云南网监    网站备案 ?#38386;?#31449;点认证

GMT+8, 2019-12-14 18:18 , Processed in 0.04871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返回顶部 凯蒂卡巴拉电子
公开我的必胜法 极速快乐十分app 093彩票靠谱吗 玩转21点 湖北十一选五任二推荐 大众麻将单机版ios 做醋能赚钱吗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形 3d捕鱼达人下载 南方双彩3d带线走势图 宝利游戏赚钱真的吗 11选5怎么视频现场直播 山水广西麻将微信群 时时彩赚钱秘籍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两元 山西快乐十分推荐